霍克尼與凡高的交集:不僅是色彩,還有對空間和繪畫的探索

澎湃新聞
霍克尼與凡高的交集:不僅是色彩,還有對空間和繪畫的探索
2019-03-16 14:15:33澎湃新聞

大衛·霍克尼的作品是色彩繽紛的,他利用鮮豔的色彩和透視進行著繪畫探索,其作品靈感來源於大自然。而文森特·凡高也是如此。

這兩位藝術家的相似之處並非是一種巧合,霍克尼受凡高的影響很大。目前,正在荷蘭阿姆斯特丹凡高博物館的展覽“霍克尼/凡高:大自然的喜悅 ”就能展現這一點。霍克尼與凡高的交集不僅僅是對色彩光影的把握,更主要的是對空間的瞭解和對藝術的探索精神。

在凡高博物館舉辦的大型春季展覽會上,大衛·霍克尼那令人眼花繚亂的多畫布畫作給掛在美術館的牆壁上,其中就有那張《東約克郡,沃德蓋特春天的到來,2011年(The Arrival of Spring in Woldgate, East Yorkshire in 2011)》。而凡高的小尺幅風景畫作出現在這裡,或是那裡的柱子上,看上去有點像是霍克尼熱情洋溢的語句中的標點符號。

霍克尼,《東約克郡,沃德蓋特春天的到來,2011年(The Arrival of Spring in Woldgate, East Yorkshire in 2011)》

試想一下英國當代畫家和19世紀後印象派畫家的聯絡,那就是使用大膽的、對比鮮明的顏色,紫色,藍色與芥末黃色。你會很快的想到這些。霍克尼創作於2008年的精彩作品《沃德蓋特里被砍倒的樹木(More Felled Trees on Woldgate)》被安置在凡高創作於1889年的作品《聖保羅醫院花園的落葉(The Garden of St. Paul’s Hospital (‘Leaf Fall’))》旁,在凡高作品的襯托下顯得十分迷人。凡高是早期現代主義者中最激進的調色師之一,但霍克尼已接下這顆“調色之球”,並遠遠地帶著它跑到了球場上。

霍克尼,《沃德蓋特里被砍倒的樹木(More Felled Trees on Woldgate)》

凡高,《聖保羅醫院花園的落葉(The Garden of St. Paul’s Hospital (‘Leaf Fall’))》

畫作規模和使用的顏色可能不是將這兩個藝術人物聯絡在一起的主要因素,但從“霍克尼/凡高”展覽中可以清楚地看出,霍克尼先生對凡高的欽佩遠非偶然。展覽中的一些作品就好像是從凡高的速寫本中撕下來的。

《盛夏,東約克郡(Midsummer, East Yorkshire)》是霍克尼於2004年創作的36幅紙上水彩畫系列。看看畫作中的麥田,輪狀的乾草堆,矮胖的雲層和高高的地平線,無疑,霍克尼是直接向凡高的普羅旺斯風景畫致敬。稍微眯起眼睛,就可能將2005年霍克尼畫的油畫《沃德蓋特的景色(Woldgate Vista)》與凡高創作於1888年的作品《收穫(The Harvest)》搞混。兩幅作品都描繪“蛋糕結構”般的野草、農田、丘陵和天空。

霍克尼,《沃德蓋特的景色(Woldgate Vista)》

凡高,《收穫(The Harvest)》

這兩位藝術家顯然都對自然十分迷戀。但霍克尼表示,他認為他和凡高之間的主要聯絡不是顏色、筆法或主題,而是對於空間的把握。“我認為是對於空間的掌握”在採訪中,霍克尼表示,“凡高可以非常非常清楚地看到空間。”

在展覽目錄中,霍克尼詳細說明了:“有人曾經說我的作品中有著清晰的影象,我想它確實如此。 如果真是如此,那麼凡高的作品中則有雙重影象的清晰度。”

霍克尼

展覽“霍克尼 / 凡高”既不是並列比較,也不是霍克尼的回顧展。2017年,霍克尼在三個地方:紐約大都會藝術博物館、倫敦泰特現代美術館和巴黎蓬皮杜藝術中心舉辦過回顧展。相反,此次展覽選擇了60幅霍克尼的作品和凡高的八張油畫及三張繪畫。霍克尼的大部分作品都創作於2004年至2011年,展現的景觀為英格蘭北部的沃德蓋特森林。

凡高博物館首席策展人埃德溫·貝克爾表示,凡高對霍克尼的影響始於1955年,那一年,霍克尼參觀了英國曼徹斯特的凡高展之後。“它一直徘徊在霍克尼的意識中”,貝克爾說,“有時它更直接,有時它更潛移默化。”

展覽大約用了一半的篇幅來描繪沃德蓋特的森林,特別是以不同的媒介來呈現這個擁有高大纖細的樹木的小路。一些油畫作品是“en plein-air(在露天)”,即戶外寫生,就如同19世紀的那些畫家一樣。當然,凡高也是這樣的。其他的媒介作品則包括來了數字視訊和用iPad繪製出的影象。

霍克尼,《沃德蓋特森林(Woldgate Woods), 26, 27 30 July 2006》

霍克尼,《沃德蓋特森林(Woldgate Woods), 6 9 November 2006》

2010年到2011年,霍克尼製作了視訊裝置作品《四季,沃德蓋特森林,Woldgate Woods(The Four Seasons,Woldgate Woods)》。他在一輛移動的吉普車上安裝了九臺攝像機,從多個角度同時拍攝樹林中的小路。在這裡,他們被呈現為掛在四面牆上的九個顯示器群,每個顯示器上呈現出的都是相同的視角,但卻是春、夏、秋、冬不同的四季。同時,每個攝像機指向不同的方向,觀眾被迫將場景視為多個視角的合成。霍克尼表示:“我知道這樣做會讓作品變得更有趣,因為你必須看到每一個,而做到這一點,互相看看,要做到這一點,你必須在腦海中留出一定的空間。”

2011年春,霍克尼用他的iPad重新審視了這片樹林。他在iPad的調色盤裡,用電子綠色、柔和的藍色和粉色創作了《東約克郡,沃德蓋特春天的到來(The Arrival of Spring in Woldgate, East Yorkshire)》系列。

現年,81歲的霍克尼正積極地接受數字技術,特別是在他最近的作品中運用這些技術。這讓他成為了他那一代藝術家中為數不多的數字技術使用者。策展人貝克爾認為,這也使他看到了兩位藝術家之間的另一個重要的相似之處。“凡高一直在尋找新的創作方式,從自然主義,印象主義到後印象主義,皆用以增加他自己的風格。而霍克尼也是如此。他擁抱新技術,新發展,無論是寶麗來,還是賓得相機,抑或是攝像機,iPad。”

霍克尼,《Under the Trees, Bigger #39;, 2010–2011》

凡高,《Undergrowth, 1887》

霍克尼認為,有這樣一個務實的原因使他在晚年學會了這樣的新技術。“起初,我意識到如果我用iPad畫畫,我就可以躺在床上,甚至不用下床。”霍克尼在展覽釋出會上表示,“我做的第一件事就是畫窗外的日出。我用這種方式創作了70張至80張繪畫,總是在同一個視窗,但每一天的景緻都不同,我所運用的顏色也不同,每次日出總是不同的。”霍克尼的這種方法(除去iPad)與凡高在不同季節中探索相同的視角或多視角、追逐光線的做法產生共鳴。

霍克尼在戶外繪畫

根據策展人貝克爾所說,霍克尼僅靠中午打盹休息,就可以從清晨一直工作到晚上。這就像凡高那樣,把所有的精力和愛都投入到他的工作中。談到凡高,霍克尼說到,“凡高早上外出前在爐灶上燒了一些豆子,隨後便出門畫一整天,大約畫了八九個小時之後,再回家吃豆子。然後,他會通過寫信與他的兄弟交談兩個小時,之後剩下的時間就是睡覺。”這也許就是為什麼凡高的作品如此持久得受歡迎,而霍克尼也是如此。

自1906年首次展出以來,人們一直非常喜歡凡高的畫作。人們紛紛湧向他的作品。他現在依舊是偉大的藝術家。他的作品是現代的,能和你對話。

展覽將展至2019年5月26日。作者系《紐約時報》評論員。

暂时没有数据哦~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