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刷後,確定它不愧年度第一

Sir電影
四刷後,確定它不愧年度第一
2019-08-05 09:27:58Sir電影

這電影,我們等了太太太太久。

始於5月26日。

對,韓國影史首部金棕櫚——

《寄生蟲》。

五月到八月,《寄生蟲》經韓國本土,從法國,澳大利亞、中國香港等多個國家和地區遊了一圈。

一路創造新神話。

韓國:觀影人次破千萬(約等於每5個韓國人有1個看過);

法國,越南,澳大利亞,均破韓片在當地最高票房紀錄;

中國香港:超過《霸王別姬》,成為史上票房第一金棕櫚。

終於,輪到我們。

——記住這個日子,8月6日。

事實上,為了第一時間目睹,Sir已刷四次(包括導演推薦的最佳開啟方式全景聲版)。

嘔心瀝血,只為製作出這份全網獨一無二的觀影攻略。

酒快滿上。

一起幹。

《寄生蟲》

기생충

Ps.此觀影攻略共分四部分——

哪來的寄生蟲?

誰才是寄生蟲?

寄生蟲和寄生蟲,有什麼不同?

怎麼消滅寄生蟲?

“《寄生蟲》是奉俊昊導演前作中現實性最為強烈的作品。在這個意義上,我覺得跟《殺人回憶》是最相似的。”

這是奉俊昊御用演員宋康昊對電影的評價。

Sir舉雙手贊成。

如果《殺人回憶》是一份寫給80年代韓國的社會報告書,《寄生蟲》, 就是一張寫給當今韓國社會的病態診斷書。

故事精彩絕倫。

在朋友引薦下,無業遊民的兒子金奇友(崔宇植 飾),前往大企業主樸東益(李善均 飾)家應聘家教。

這無疑是攀附上流的好機會。

果然,奇友順利進入樸家後,他的妹妹奇貞(樸素淡 飾),窮爸爸奇澤(宋康昊 飾),媽媽忠淑(張慧珍 飾),以意想不到的方式依次入住……

簡而言之,這就是一個鳩佔鵲巢的故事。

但。

這場自然界的物競天擇,因為主角換成人類,處處閃爍出更高層次的狡猾與奸詐。

這是窮與富的周旋。

為了順利進入樸家,奇友必須偽造學歷。

怎麼偽造?

妹妹奇貞網上隨便down了一張錄取通知書,PS了日期、學校,再蓋個假公章。

大功告成。

這學校,奇友考了4年沒考上,現在,五分鐘搞掂。

他還“自我安慰”。

我明年會在這所大學讀書的

現在不過是把錄取通知書提前打印出來而已

諷刺的是——

這偽造的文憑,根本用不上。

僅憑脫口而出的雞湯,奇友就“征服”了樸家。

(做題時候)你缺的,是氣勢

同樣的,其他家人打入樸家的方式,也個個荒誕至極。

他們的獲勝宣言是:

我不過就是Google了一下藝術治療忽悠她,沒想到那個瘋女人全信了

呵呵。

窮人家庭用盡心機擠進上流階層,因此洋洋得意。

前一個小時,是笑嘻嘻的黑色幽默。

後一個小時,奉俊昊終於露出他的刀子。

熟悉奉俊昊的觀眾都知道,他擅長兩種反轉。

一種,是明明在你眼皮底下,你就是看不到。

《殺人回憶》的關鍵線索,每當殺手行凶時,電臺都會播同一首歌。

但這線索不由任何警探找到。

是一個打雜的妹子發現。

同樣,《寄生蟲》也有種種視而不見。

奉俊昊的第二種反轉是:你明知它會發生,卻不知道它還能這麼發生。

這Sir就不劇透了。

回到剛剛的問題——

富人如此輕易就中了窮人的圈套。

難道他們真的愚蠢和天真?

托馬斯·哈代有句話:

凡是有鳥歌唱的地方,也都有毒蛇嘶嘶地叫。

為什麼有寄生蟲?

因為每個人都有向上攀爬的慾望。

當慾望超出了眼界。

你就會把別人當白痴。

其實你才是白痴。

誰是寄生蟲?

顯而易見,金家。

原本,金家住在半地下室,以折披薩盒子為生,wifi用蹭,工資得討。

面對家門口醉酒撒尿的路人,他們不吭聲。

不是寬容,是忍。

忍裡面有什麼,是怕。

怕又因為什麼,是窮。

撕碎了窮人的偽善後,奉俊昊又粉碎了富人的“公平”。

作為金家的對立面,樸家其實也並非什麼十惡不赦的反派。

丈夫不是財閥只是科技新貴,太太不是貴族只是小家碧玉,而兩個孩子,看上去也像乖巧善良的小綿羊。

他們也願意給窮人機會。

但這機會有條件。

什麼樣的人就該待什麼位置,這位置,可以是你,也可以是他,但你們,都不能越界。

一旦越界,就是不敬。

就像樸家夫人相信的,美國製的和外面low貨就是不一樣,狗飼料,國產的和日本進口的就是有差別。

她信任熟人。

不是熟人說的都正確,是熟人起碼安全。

說白了,這就是環環相扣又密不通風的,以壓榨弱者利益的獲利途徑。

窮人依賴富人,壓榨更窮的。

富人壓榨窮人,依賴更富的。

如城牆般古老而堅固的階層堡壘,就這麼隔開了一群群人。

在Sir看,這是《寄生蟲》最殘忍的一幕——

窮人金家有人受傷,富人東益根本沒當回事。

當時只有一輛車。

他要求窮爸爸給出車鑰匙,只為送受驚的兒子去醫院。

鑰匙到手後,他做出了一個捂著鼻子的動作。

對。

即使此時此刻,他還嫌棄他臭,嫌他髒。

從這點看,樸家又何嘗不是寄生蟲。

只不過,他們寄生的,是這個等級森嚴的社會。

區別只在於——

富人依附在花香鳥語的環境統治窮人,窮人依附富人出人頭地,而更窮的,捉住窮人的弱點耍賴上位。

都是寄生蟲。

沒什麼不同?

奉俊昊顯然不滿足這種和稀泥的答案。

社會學畢業的他,冷酷而精準地建立了一條鄙視鏈。

可以說,凡電影你看得見的元素,都成為他的“工具”。

Sir隨便舉幾個例子。

比如石頭。

一開始,石頭作為禮物被送到窮人金家。

在贈送者口中,這塊石頭有添財功效。

這是底層打破階層壁壘的慾望象徵。

但這石頭,最後也壓垮了他們。

怎麼壓,Sir不說。

還有樓梯。

樓梯,是富人家通聯上下層的東西。

但,也是窮人家往上爬的工具。

注意樓梯和樓梯,還有不同。

富人樓梯的大部分的行動路線,往上。

臺階高度低,寬度長。

富人可以自由優雅地往上走。

相反。

窮人家的樓梯,大部分指向下。

且又陡又窄。

還有一個幾乎所有影評都忽略的元素——

性。

不要激動,Sir不開黃腔。

Sir只說本質的。

性最大的不平等在於,性無關性。

性時長關乎壓力。

同樣的動作,富人家的“沙發戲”,就是比窮人家長。

前者從開始到高潮到結束,有頭有尾。後者只是偷偷抓屁股,或用一閃而過的安全套草草了事。

性興奮更關乎權力。

對富人來說,真正激發性慾的,從來不是具體某個人,而是一種居高臨下的征服欲。

更可悲的還是——

被征服者還只能沉默地享受著。

當然,奉俊昊對細節的變態苛刻,遠不止這些。

還有水,還有味道,還有拉麵。

就拿Sir喜歡的酒來說。

在得到家教老師工作以前,窮人一家喝的是韓國國產的發泡酒。

“Filite(필라이트)”。

這是一種價格低廉的高碳酸濃度飲料。

味道、度數和啤酒極為相似,但實際上麥芽比例較低。

簡單說,非真·啤酒。

後來,兄妹入職富人家,他們開始喝起了價格較貴的進口啤酒。

“SAPPORO(삿포로맥주)”。

再後來,當一家人全都“寄生”樸家,喝酒聊天時,喝的不再是啤酒,而是樸家的高價洋酒。

酒的隱喻也再明顯不過。

但酒帶來的快樂是真實的麼?

說到這,相信你也看出來,《寄生蟲》想探討的,是窮與富。

這主題,其實是《雪國列車》蒂爾達·斯文頓關於階級臺詞的擴充。

你們會把鞋戴頭上嗎

當然不會把鞋戴頭上

鞋不應放在頭上,鞋子應該穿在腳下

帽子才該戴在頭上

從一開始,秩序就由你們的車票決定了

頭等廂、經濟廂,還有你們這些蹭車的

所有東西都各有所屬

我屬於車頭,你們屬於車尾

當腳想要當頭時,就越界了

記住你們的位置,待在你們的位置上

當好你的鞋

但奉俊昊一點不想煽動窮與富的對立。

他不指責誰,也不否定誰。

用他的話說——

這是一部沒有小丑的喜劇,沒有壞人的悲劇,什麼是好人什麼是壞人,在現代這個社會已經不能單就結果去定論。

和《殺人回憶》一樣,《寄生蟲》自始至終,貫穿著無力感。

這無力來自故事,也來自現實。

僅僅韓國。

自1997年亞洲金融危機(IMF危機)以來,韓國社會開始出現一種“只要我和我家人活下來就行”的聲音。

電影《國家破產之日》,許峻豪扮演的工廠老闆便是代表。

他的勵志雞湯,從“互相幫忙”,換成“只管自己就好不要想別人”。

IMF危機之後,更多人的座右銘變成了,“請成為富人吧”。

問題是,在這場野心勃勃的血腥競爭中,有些人,就是不管如何努力,生活也沒有變好。

因為1%的上流階層,掌控著90%財富和權力。

還是世襲制的。

一位首爾大學高材生自殺留下的遺言:

“今天影響你生命的,不是你的聰明智慧,而是你父母擁有多少財富。”

這是《新京報》關於《寄生蟲》的影評報道。

據韓國國際廣播電臺(KBS)今年1月初,以“財富的不平等”為主題進行問卷調查,結果顯示,75%的回答者認為“韓國財富不平等現象非常嚴重”,認為“不太嚴重”的人僅佔3%。

《新京報》

而,這僅僅發生在韓國麼。

與其說奉俊昊拍是韓國的困惑,不如說他看到了全世界的難題。

窮人更窮,富人更富,有錢無罪,無錢有罪的撕裂,是這個時代無解而普遍的痛。

而《寄生蟲》提出來,既延續了奉俊昊一直以來對小人物掙扎於權力與階級的悲憫,也有韓國電影多年對社會,對歷史,鍥而不捨追問出更好的憤怒。

怎麼消滅寄生蟲?

請別責怪電影無法給出一個明確而正確的答案。

答案也不該由電影人給出。

電影人只能給出被稱為“寄生蟲”的人的獨特生活狀態。

他們有卑微的欲求,也有夢想的熱烈。

他們被權威傾倒,也有忍不了挺住的尊嚴。

你想消滅他們麼?

他們和你又有什麼不同?

刷了四遍《寄生蟲》,Sir最記得這一句。

富人爸爸面帶笑容地如此形容窮人們——

是啊,坐地鐵的人都有那種“味道”

這句臺詞的殺傷力,堪比《殺人回憶》最後一幕。

宋康昊望向觀眾那個鏡頭。

寄生蟲,不僅是銀幕裡的家庭。

你,我,他——

假如承認了這條尊卑有序的鄙視鏈。

假如屈服了這個荒誕而義正言辭的世界。

那我們都不知不覺間,變成了寄生蟲。

本文圖片來自網路

暂时没有数据哦~

推荐阅读